笔趣阁 > 燃烬之余 > 三十一 亡者生还

三十一 亡者生还

?热门推荐:
????瑶池夫人替我们准备了丰盛的午餐,这一餐在三十层至少得花三百金元,她的形象在我眼中愈发光辉起来。

????海尔辛大师说:“你这女人真是不听劝,我让你少操劳些,何必做这么多饭菜?”

????瑶池夫人朝他笑了笑,海尔辛闷头吃饭。

????她说:“海尔辛是为了我才来黑棺的,我身子患病,唯有在黑棺中,我才能活下去。”

????海尔辛答道:“我只是为我自己,因为我与剑盾会闹翻了,无路可走。”

????瑶池夫人点头笑道:“当然。”

????我决定再向瑶池夫人求助,即使我不相信所谓的魔法仪式,可那屋子确实令人倍感异样。我问:“你们听说曼恩大街的杀人案了吗?”

????瑶池夫人叹道:“低层比上层要大得多,这里就像是个小镇似的,帮派势力在这儿大行其道,火拼不断,命案并不罕见。”

????我说:“死者是个叫丽塔·曼的游骑兵,你们听说过她吗?”

????瑶池夫人惊呼:“丽塔?是她?她怎么死的?”

????我注意到她悲戚万分,如同丧失了亲人,说:“她死在自己家中,我不便描述她的死状。”

????瑶池夫人泪光莹莹,说:“她是个好姑娘,是十五层最正义和勇敢的守护天使,可是这儿的帮派作恶多端,与黑棺上层勾结,她非要追查,我就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。”

????我的脑子又乱成了一锅粥,听她这么说,难道还要扯上帮派?而帮派又会引出黑棺高层?

????我读过这样的故事,那些无知地向黑幕挑战的人通常会家破人亡,我接下这案子,是不是又为自己挖了个火坑?

????或许我该向勒钢说明我并无破案的能力,就此摆脱这烂摊子。

????瑶池夫人握住我的手,说:“请你一定要查清真相,我和丈夫会全力协助你。”

????我正想婉拒,萨尔瓦多说:“她的那间屋子,您去过吗?”

????瑶池夫人说:“我去过很多次,给她送些小礼物,可我已经许久没见过她了。”

????萨尔瓦多说:“那屋子很压抑,让人心头沉重,就像是到处潜伏着那个杀人犯一样。”

????瑶池夫人望向海尔辛大师,问:“是念刃?”

????海尔辛大师说:“有可能,也或许是残留的脑波。”

????瑶池夫人说:“请务必带我去看看。”

????萨尔瓦多全然不明事态,万一我们揭开了某个大秘密,牵涉到了上头的某人,就会大难临头。

????海尔辛大师说:“我也去,我总有些不好的预感。”

????我无法劝阻,匆匆用餐完毕,我们出发前往那凶宅,当站在屋外时,瑶池夫人开始颤抖,她低声说:“冥火。”

????我和弥尔塞齐声问道:“什么是冥火?”

????瑶池夫人摇头道:“我要凝神找寻,请恕我暂不回答。”

????她走上楼,当看到丽塔·曼的尸骸时,泪水夺眶而出,但她忍住哭泣,闭上眼,触碰那尸骸的心脏处,过了五分钟,她双手如撒礼花一般张扬,我们这才看清屋内有白色的火焰正在燃烧,那火焰像是蠕动的虫卵,又像是半透明的蝉茧,粘附于各地,透着肮脏、污秽,它本是隐形的,却被瑶池夫人逼迫显形。

????海尔辛说:“这孩子被人制造成了活尸?”

????瑶池惨然道:“不,她异变了,成了畸形尸。”

????海尔辛握紧了木杖,关节发白,这武功惊人的剑术宗师已极其愤怒,浑身仿佛蕴含着一场雷暴。

????我问:“什么是活尸?什么是畸形尸?”

????瑶池说:“那是一种古老的邪恶仪式,邪术师将找来的腐烂尸体拼凑成一整具,缝得十分严密,然后,借助自然的力量,让那尸体复活成受诅咒的怪物。”

????我立刻接口道:“我读到过一本书——《弗兰肯斯坦》里的怪物就是如此!”

????瑶池说:“你很渊博多学,不错,就是那样。”

????我问:“丽塔少校一直是一具行走的尸体?”

????瑶池说:“绝无可能,不然我早就会察觉,她失踪已有多天,肯定是在这段期间内,她被人杀害,经过魔法仪式而复生。”

????我说:“书中描绘的并非魔法,而是超自然的科学。”

????瑶池叹道:“你如果如此坚持,就由得你。”

????我说:“她有个男朋友,还有个弟弟,他们一起失踪了。”

????弥尔塞推论道:“如果夫人说得没错,也就是说,这屋子里的死者早就死了,现场留下的不过是一具活动的僵尸?”

????瑶池说:“是畸形尸,是活尸突然发生异变,成了半人半野兽的怪物。”

????我:“这畸形尸袭击了丽塔的男友,他奋力反抗,杀死了‘丽塔’。难怪这墙上会有利爪的印记,是他们打斗时留下的。”

????瑶池:“畸形尸很难死去,它会一次次死而复苏。”

????我点头道:“所以,那个男友只能用火烧死了‘她’,因为他别无选择。”

????这结论很荒唐,可却能完美地解释现场种种不同寻常之处。

????萨尔瓦多问:“案情真是这样的话,那个男友是无罪的,真正有罪的是将丽塔变作活尸的那个恶鬼。是谁害了她?为何要令她重生?而为何要将她送回住处?”

????瑶池说:“要塑造一个‘活尸’,只有另一个活尸才能办到。活尸体内有一种邪恶的力量,叫做‘冥火’,那冥火会让人类感到不适与厌恶,正是这冥火令死者活动,通常,我们可以通过追踪冥火,找到活尸的下落。”

????我们都大吃一惊,问道:“这一层还有另一个活尸?”

????瑶池说:“我无法判断。”她抚摸丽塔的尸体,泪水簌簌而下。

????我说:“只能在这一层,他要带着一个浑身缝线的游骑兵乘坐电梯,并走过一大段路?这如何能瞒得过巡逻的游骑兵?”

????海尔辛说:“你不曾见过活尸,活尸的外表与常人无异,他们的冥火能产生微妙的幻象,遮蔽那些缝线和伤疤,让他们看起来一切如常。也可能是凶手杀了丽塔,将她变化,又送来此地。他可能在任一楼层,甚至可能在黑棺之外。”

????我想到活尸,就想到无水村的那些复生者,这念头让我如坠冰窟。

????我:“那我们该去哪儿找?那不是大海捞针吗?倒不如算了,我看时候不早,我也该下班回家抱老婆了”说着,我看了看手表,可其实我没有表,所以我不知道时间。

????瑶池双手像是绕圈缝针,令那些冥火聚在一起,她取出一块黑布,将其包好,交到我手上,说:“凭借冥火的残余,只要在一定范围内,你能察觉到另一具活尸。”

????我问:“一定范围是多大?”

????瑶池说:“在三十米之内。”

????我说:“请恕我多言,可这又有什么用?我们全无方向,这件事我看还得从长计议,我们先回去向长官汇报”

????瑶池说:“这黑布中的冥火只能维持二十四小时。”

????我深感不知所措,海尔辛说:“听说丽塔近来正调查血契帮派的案子。”

????我问:“大师,你如何得知?”

????海尔辛说:“她很信任我,曾在与我聊天时谈起,此事多半与血契那群人脱不了干系。”

????我叹道:“只能去血契帮那里走一遭了。”

????此时,波尔少尉从楼下走来,他低声说:“长官,我听到你要去找血契帮的麻烦?”

????我从他的表情中看出了深意,问:“血契帮怎么了?”

????波尔说:“它们是黑棺低层势力最大的帮派,手段残忍,在这一层占据了大半个街区,那儿就像是龙潭虎穴,其余各层,哪怕黑棺之外都有他们的据点。明智之举是报告上级,等待批示,不可贸然行动。”

????我问:“为什么黑棺容忍血契帮”但我意识到答案很简单,黑棺放任血契帮,是因为他们懒得管低层的事,且很可能控制血契帮的是某个贵族。

????我有些气馁,但丽塔的惨状就在我眼前,她是为这些困苦而被遗忘的人死的,是因为黑棺贵族们的刻意纵容而死的。

????我怎能让一位女英雄的性命就这么白白逝去?如果假设死者是拉米亚,我怎会中途罢手?

????我要成为统治者,而不是个畏难的懦夫。

????我静思片刻,说:“血契帮的总部在这一层?”

????波尔说:“不,十五层是低层的中枢,但总部在另外的地方,至于在哪儿,没人知道。”

????我说:“总有人知道。”

????波尔说:“很可能这一层的血契帮‘层头’知道,但他们帮派的火力很强,数十人一起用枪瞄准你,比恶魔的巢穴更危险。”

????我提声道:“难道他们敢对游骑兵动手吗?”

????波尔说:“别忘了他们很可能是杀害丽塔·曼的凶手。”

????我说:“但他们不敢明目张胆的与我们作对。”

????波尔急道:“那是因为我们从未闯他们老家,去捉他们的层头!若惹急了那帮家伙,他们可是先动手再说的。”

????萨尔瓦多忽然说道:“波尔少尉,你可以先回去了,放心,我们不蠢,绝不会鲁莽行事。”

????波尔似卸去了重担,他说道:“这才对啊,长官,我们这儿不讲究横冲直撞那一套。”他嘴里嘟囔着,离开了宅子。

????等他消失,萨尔瓦多说:“我曾经听人说过,负责这一层警务的游骑兵很可能向血契帮通风报信。如果我们执意前往,只怕会直接坠入陷阱。”

????我问:“波尔是血契帮一伙的?那他早就知道杀害丽塔·曼的凶手了?”

????萨尔瓦多说:“瞧他的神态很害怕,我觉得不像。他根本被蒙在鼓里,生怕稍一不慎引火烧了他自己。”

????我又问:“你在这一层有没有可以信得过的人?”

????萨尔瓦多说:“我认识一位民兵,他是我在这儿的朋友,当初是我引荐他进入黑棺的,他不会背叛我。”

????弥尔塞问:“你打算怎么做?”

????我说:“那‘层头’不可能一直待在老巢,这儿有什么玩乐的地方?他晚上会不会去走走?只要摸清他的动向,要捉住他易如反掌。”